產業新訊

工業自主 台灣要力爭「上游」

新聞日期:2018/12/06 新聞來源:經濟日報/聯合報

報導記者/李家同

清華大學榮譽教授(新竹市)

我們常常看到河流,比方說在桃園可以看到大漢溪,很少人知道大漢溪的發源地,我常常去新竹的高山上,在那裡會看到涓涓細流,有人告訴我這些涓涓細流最後都流入大漢溪,這些細流就是大漢溪的上游,如果沒有這些上游的河流,大漢溪就不存在了。
對於工業而言,也有所謂的上游。以麵粉廠為例,小麥當然是上游,如果沒有小麥,根本也不可能有什麼麵粉,可是麵粉廠裡面所用的機器也是上游,因為如果沒有這些機器,麵粉廠就不是麵粉廠了。在過去,我們國家專門向外國採購機器然後生產,現在有一個很好的現象,就是我們已經能夠設計及製造機械了,而不是僅僅利用機械,這也顯示我們在力爭上游。
在過去,我們的紡織工業都是利用外國紡織機製造紡織品,現在我們可以生產各式各樣的紡織機,而且也都可以賣到很多國家,這也是我們國家力爭上游的一個例子。
以半導體工業來講,日本雖然沒有像台灣這樣生產大量的晶片,但是日本掌握了相當大量的半導體工業上游。半導體需要相當特別的材料,需要相當精密的儀器、感測器和各種特用化學品,日本的企業界在這些上游工業上有相當大的實力,這些上游工業產品價格都相當昂貴,因此我們應該說日本仍有相當好的半導體工業。
我們整個國家都應該力爭上游,在各個工業中,應該有所謂垂直整合的想法。韓國在半導體工業上有製造能力,可是他們的半導體工廠,如三星和LG,都在扶植很多半導體製造時所需要的儀器,這些儀器多半由美國、日本和荷蘭供應,但韓國在這方面很有計畫地努力中,如果韓國的半導體製造工廠有自己的儀器,將是如虎添翼,我們絕對要注意。
國人也應該對自己國家的工業有信心,我們其實有相當不錯的工程師,但是要在材料、儀器、感測器、軟體以及特用化學品上精益求精,需要很多的經費和時間。政府應該注意這些上游工業,如果沒有掌握到上游,我們的工業就一直被先進國家所掌握,他們可以予取予求,我們就不能說有自主的能力。
反過來說,我們如果真的力爭上游,可以脫胎換骨,也許我們不是一個大量生產的國家,可是掌握了很多工業技術,也就是說,很多國家會更加依賴台灣工業界的技術,我們可能因為人工太貴而無法大量生產汽車,可是如果能掌握所有汽車所需要的零組件,也是有汽車工業的。要知道,這些零組件一定是很精密、很昂貴的,希望國人有更加力爭上游的想法,才可以使我們的工業更上一層樓。
【2018-12-06 聯合報 A15 民意論壇】

回到最上方